武昌医院院长殉职前后:院内医护人员感染严重 防护物资仍然紧缺

2020-02-20 18:21 
武昌医院转为定点医院之前,物资和设备紧缺,不具备处理传染病的条件。目前,院内医护人员感染严重,涉及多个科室和部门,包括主任和护士长。甚至平时跟病人接触很少的部门,比如人事科也很严重。同时,医院物资紧缺,防护服等用品只能坚持3~5天。

【版权声明】本文由《中国新闻周刊》授权腾讯新闻独家发布,未经腾讯公司许可,不得转载。

2月18日上午10点54分,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因感染新冠肺炎,经抢救无效去世,享年51岁。

“刘院长是一个很负责的人,内心非常强,我们医院的同事都很敬重他。他长得高高大大的,很有才气,结果说没就没了,心里觉得很不是滋味。”武昌医院肾内科医生邱江平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目前,武昌医院的医护人员感染严重,涉及多个科室和部门,包括主任和护士长。同时,这家医院也面临着物资紧缺的情况,仍在向外界求助。武昌医院对接捐赠事务的负责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目前的防护服等物资只能坚持3~5天。

改造之难

1月21日,武昌医院接到通知,成为武汉市首批发热门诊定点医院之一。这天下午5点,刘智明给老同事金捷打电话,告知了这一消息。如何对医院进行改造成为了最紧要的任务,工期太短,只有两天的时间用来腾空和改造。

这是两人最后一次交流,刘智明没有提及自己的身体情况。金捷是武汉市第三人民医院前任院长。担任武昌医院院长之前,刘智明和金捷在武汉市第三人民医院共事多年,金捷对刘智明的印象是有热情,能力强,担任院长后,将武昌医院从二甲变成了三级乙等医院。

但对于这次改造,金捷也有些不确定,时间太短,更何况,当时武昌医院里还有800多名患者。

1月22日凌晨4点,刘智明还在工作,他给妻子蔡利萍打了电话,说是医院完成改造之后,就无法回家了。妻子有些着急,问丈夫为什么这么晚还不休息。第二天下午,妻子却收到了丈夫感染肺炎并住院的消息。据妻子蔡利萍回忆,丈夫早在1月中旬,就已经持续低烧一周。

在病区改造过程中,邱江平听说刘院长住院了,各种场合也不见了院长的身影。当时工期紧张,只有一天的时间,几乎不可能完成,还要处理衔接不畅的问题。

邱江平深知病房改造的必要。转为定点医院之前,武昌医院的物资和设备紧缺,没有专门的员工通道,不具备处理传染病的条件。“我们在发热门诊的时候,楼道的里里外外挤满了前来看病的人,我们就在诊室里面穿防护服,穿完直接就看病人,防护服一脱掉,还要从病人人群里走出来。”邱江平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邱江平所在的肾内科原本有60多位做血液透析的病人,22日一天之内全部转院。据他介绍,这些病人先是转去了天佑医院,但在1月29日,天佑医院也成为了第三批定点医院,这些血透病人只好再次转院。

1月24日,大年三十,武昌医院开始接收新冠肺炎患者。那天夜里,护士徐闻值班,当时就感觉病人太多了,一下子都涌进来。她不太熟悉病区改造之后的格局,找了很久才找到医护人员的通道,经过的时候,看到过道里在熏艾草。

多位接受采访的护士表达了对于清洁区的忧虑。医院条件有限,病区位于一楼和二楼,楼道之间的走廊是通风的。三楼的一半区域是医护人员休息和穿脱防护装备的地方,而另一半也是患者住院的病房,中间隔着通道,宽两米左右。每次去清洁区,都要经过这条通道,隔板上有窗户,是打开的。

与此同时,刘智明的病情进一步恶化。妻子蔡利萍是武汉市第三医院光谷院区重症病区(ICU)护士长,同样在忙着收治肺炎病人,曾在工作间隙看过他。更多的时候,她从丈夫的主诊医师那里得知丈夫的病情,氧饱和一度低于80,怎么都上不去。

院内感染加剧

2月2日开始,邱江平和同事开始收治感染新冠肺炎的血透病人,当时,这部分特殊群体的需求已经显露出来。但人手仍然不够,只有4名医生,10台血透机,需要照顾30名血透病人。与此同时,身边同事的感染情况在加重。

1月底,武昌医院曾安排医护人员进行统一的CT检查,邱江平所在的C2病区就有两名护士出现肺炎迹象,被安排隔离。一楼专门腾出了一片区域,住的都是本院患新冠肺炎的医护人员。

2月1日,护士张文琪刚刚调到住院部,开始负责新冠肺炎患者,在此之前,她在器械科工作。CT结果出来之后,张文琪听说ICU的几个护士感染了。她对工作环境有些担忧,而且人手短缺,不够轮班,一直是高强度工作。

此外,物资也很紧张,值完夜班的第二天早上,张文琪被告知,只剩下泡面可以吃了。她跟护士长反映情况,但并没有什么办法。

陆续有更多的同事脱下了防护服,变成了病房里的患者。药剂科主任感染了肺炎,病情严重。儿科护士长和4名护士同样感染了病毒。除此之外,平时跟病人接触很少的部门,比如人事科,感染情况也很严重,这让张文琪和其他护士觉得很费解。

2月6日早7点,59岁的护士柳帆感觉身体不适,有发热症状,给科室护士长打了电话。柳帆在武昌医院举办的梨园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注射室从事护理工作,她在第二天确诊感染,住进了医院。

与此同时,刘智明的病情仍然在恶化。2月4日,刘智明在重症监护室里用上了呼吸机。妻子终于拨通了他的电话,提出去陪护,被刘智明拒绝,担心传染给妻子。在跟妻子的微信聊天中,刘智明提到自己的身体状况,“缺氧,烦躁,全身虚汗。”

金捷得知好友住院之后,曾给刘智明打了好几个电话,但一直显示关机。武昌医院重症监护室的主任告诉他,刘院长的病情很严重,1月19日出现症状。

2月14日,刘智明从武昌医院重症监护室转移到同济医院中法院区,进行氧气插管。同一天,护士柳帆因为感染新冠肺炎,经抢救无效去世。在此之前,柳帆的父母和弟弟都因肺炎感染不幸去世。护士张文琪的一位同事曾经跟柳帆共事过,印象里是“一位非常积极勤快的老同志”。

北京协和医院第二批支援湖北医疗队队长李太生参与了刘智明的抢救。他后来表示,氧气插管是治疗新冠肺炎重症病人比较有效的办法,但在插管后的两天多时间里,刘智明的病情没有明显的缓解。

2月17日,医疗团队给刘智明上了体外肺膜(ECMO),后来出现了心脏室颤。第二天,医疗队为刘智明进行了心脏超声检查,发现“除了肺很不好之外,心脏内都是血栓,心肺处于严重衰竭状态”。

2月18日上午10点54分,刘智明经抢救无效去世。对此,金捷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他是第一个牺牲在抗疫战场上的院长,奋斗在第一线,最后献出了生命。作为他的同行,我想说,他是一个英雄。”

新华社报道,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18日通过社交媒体对武汉市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表示哀悼。谭德塞对刘智明医生的家人、同事等表示最深切的慰问。他说,“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时,刘智明医生感动了也挽救了无数生命”,“我的心与他们以及所有在前线与病毒作斗争的医护人员在一起”。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邱江平、张文琪、徐闻皆为化名)


首页        |        在线展厅        |        云课堂        |        课程超市        |        关于我们
热线电话:0312-2110985        联系邮箱:hanmolanting@163.com        校区地址:河北省:石家庄 保定 承德
               微信咨询: 17532010985                                                                                          内蒙古:赤峰市       福建省:福州市
                                                                                                                      贵州省:六盘水市
                                                                                                             
                                                                                                                贵州省:六盘水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购物车
0
留言
回到顶部